大地王者5 - 大地王者5

第五章调教张傲雪(上)

    「你。。。。你们想干什幺?!」张傲雪转过头,心头一凛,只见在关芷琳的身后,不但站立着管家黄玉蓉,竟然还有爱米斯市的市长--叶栀萍!「叶市长,你可是爱米斯的女神,你怎幺会在这里?!」张傲雪大骇,不由紧张地向后退去。

    关芷琳笑了笑,回头看着叶栀萍。

    「很奇怪幺?」叶栀萍的面容始终是那样高贵而威严,她冷声解释道:「事到如今,我也不怕告诉你,关芷琳小姐是我的盟友,我们还是亲戚。而我。。。。哼哼,我来自你们和『大巫』族一心想要剿灭的『修罗』族。」想起祖辈的那些悲惨往事,叶栀萍眼中迸发出残忍而愤怒的光芒道:「当年大战的最后关头,『大巫』族想要灭绝我们『修罗』族,我们族长以自己高贵的肉体向你们『光明神教』的教主换取了暗中帮助,成功反扑并重伤了『大巫』族的实力,令他们归隐山林。但是事后,你们呢?那是屠杀。。。。你们背叛了血的盟约。。。。你们屠杀了我的先辈数十万人!使我们只能流落全球各处,过着非人的生活!」

    听得叶栀萍的解释,张傲雪心中微微安稳了一些道:「原来你是『修罗』族遗留的圣女!叶市长。。。。我是『光明神教』的三名候选圣女之首,现在我以『光明神教』一级红衣执事的身份,希望能和你谈谈。」

    叶栀萍玩味地看着张傲雪,冷冷扫了一眼身边的关芷琳。

    「谈谈?哈。。。。不过是一个红衣执事,虽然是一级红衣执事,但是只有一级白袍执事才有资格和萍姐谈条件。张老师,我们现在进行一个有意思的游戏,如果你通过了游戏的测试,那幺我们安然无恙地放你走,否则。。。。啧啧,你会日日销魂哦。。。。。」关芷琳慢慢走近张傲雪,俏丽高雅的面容上满是阴谋的味道。

    「什幺游戏?」张傲雪问道。

    叶栀萍双手环抱,眼中精光闪动道:「刚才你玩弄过了我的侄子--可爱的小云,那幺现在。。。。你的下体是否已经湿润?哼哼。。。。给你两个小时的时间,在这两个小时内,我们会用最正常的手段使你达到性慾的高潮,如果你能坚持在这两个小时内的高潮不超过两次,那幺就算你赢了,我们立刻放你走。」

    「哈哈哈哈。。。。」张傲雪大笑起来,半晌才停了下来,目光清冽地扫过屋内的众人道:「这样的小事,哼。。。。也就是你们这样无能的人会认为极难实现!我们『光明神教』的每一个一级执事都具有着世间最坚定的心!」

    黄玉蓉不屑地撇撇嘴道:「自大!」

    关芷琳似乎什幺都没听见一般,慵懒地笑了笑道:「那幺,开始吧。噢。。。。张老师,你不介意我将你捆绑起来吧。」

    「哼。。。。」张傲雪目光里透露出毫不惧怕的光芒道:「光明神在上,我绝对不会在任何诱惑面前屈服。你们儘管施展你们自豪的那些微末伎俩吧,我今天会让你们见识到光明神宠爱的子民是何等的坚强!」

    闻言,黄玉蓉掏出几根质料柔软的白色绳子,先用一根较短的绳子将张傲雪的双手固定在墙上凸出的一个铁环上,然后又拿了一根长绳分别绑在她两条裹着肉色紧身薄纱裤的修长大腿上,随后把一根两米长的绳子从大腿根部到膝盖紧紧地绑好,固定在两边墙壁的铁环上,任由傲雪穿着白色水晶丝袜和黑色高跟鞋的玉足无意义的蹬踏了几下。这样,张傲雪完全被捆成了一个「大」字。

    叶栀萍眼中微微发出一丝慾望的光彩,冷笑着问道:「很好,那幺我们可以开始了幺?」

    「哼。。。。你们会知道自己错的多幺厉害。开始吧!」张傲雪目光毫不畏惧地迎着叶栀萍道。

    叶栀萍转向关芷琳,轻轻一点头,示意她可以开始游戏了。

    「好的,游戏现在开始。」关芷琳嘴角微扬,露出一丝戏谑的意味道:「首先是。。。。回忆!张老师,这可是一个热身的时刻哦!」

    张傲雪眉头一皱,大喝道:「等等!你们不是说用『最正常的手段』吗?现在你们要。。。。啊!」她的置疑还未说完,猛然见到叶栀萍双手结了一个怪异的手印,伴随而来的是一股强大的热流,冲击着张傲雪的大脑神经。她只感觉整个人空蕩蕩的,叶栀萍的「役神术」令张傲雪彷彿在一片乳白色的光幕里漂流,时间在飞速地倒退,最后定格在三年前的那个夜晚。

    此刻,关芷琳、叶栀萍和黄玉蓉三人舒服地坐在宽大的冰熊沙发上,在她们面前是一个球形的水晶,正在闪出各种光光幕,渐渐地,光幕里浮现出张傲雪脑海中的思维。她们三人像是观众一般,饶有趣味地看着张傲雪此时所陷入的回忆。

    光幕中的张傲雪身处一间男孩的卧室内。只见她黑髮披肩,媚眼如丝,上身是半透明的白色紧身弹力衬衫,下身是深蓝色的套裙,大腿上包裹的黑色超薄丝袜充分显示出她双腿的健美与修长,配合玉足上黑色的高跟鞋,令张傲雪有了一种高贵冷傲的味道。

    在她身前,是一个十三岁左右的小男孩,体形瘦小,双眼和萧望云一般充满了童真的光彩。他全身赤裸,露出刚刚发育的下体,大约六公分的阴茎软绵绵的靠在大腿上。这个孩童就是张傲雪的弟弟--张诺。

    「小诺,去年姐姐和那个男人做的事情你都看到了?」张傲雪笑盈盈地看着自己的弟弟。

    张诺似乎有些惊恐,双手掩盖着自己的阴茎,弱弱地说道:「姐姐。。。。那个。。。。。那个。。。。哥哥是不是。。。。死了?」

    张傲雪得意的笑了起来道:「看来你真的都发现了哦。嘻嘻。。。。小诺,你很不乖哟!那幺。。。。姐姐可要惩罚你咯!」

    听到姐姐的话,张诺想起当年那个脱精而死的哥哥的惨状,心头打了一个寒战,头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带着哭腔道:「姐姐。。。。我错了。。。。求求你。。。。。别,别,别。。。。。啊!」他话还没说完,张傲雪已经一把将他摁在床上,从随身的皮包里拿了几条丝袜把他绑了起来。

    「现在,姐姐摇开始惩罚弟弟咯!」张傲雪怀笑着坐到了张诺身边。

    她的右手已开始在小诺身上抚摸了。傲雪先摸了摸弟弟可爱的小脸,之后是脖子,乳头,肚脐,大腿,小腿,然后到了脚丫,弄得张诺全身发痒,不安地扭动起来。「来,弟弟,好好闻闻姐姐的脚!」张傲雪轻轻脱下了高跟鞋,放在床边--她知道,这双高跟鞋将会有大用场。接着,她又把穿着黑色超薄丝袜的美腿玉足伸到了弟弟的嘴边,缓缓摩娑着他粉嫩的脸蛋。

    张诺只觉得姐姐裹着丝袜的小脚飘来阵阵茉莉花香,粗糙的丝袜线条在脸上摩擦的感觉令他的身体逐渐燥热起来。小诺不由害羞地张开嘴,懦弱地咬住了姐姐的一只丝袜玉足,让舌头充分舔过每一根脚趾,那丝袜的摩擦和姐姐脚趾肉肉的感觉很快就使得张诺身体里的热流涌到了下体。

    「嗯。。。。嗯。。。。。」张傲雪很是享受地说道:「我可爱的弟弟,那幺现在準备迎接身体的派对咯!」话毕,张傲雪伸手抓住了弟弟胸脯,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指尖轻轻在小诺的乳头附近滑动,每次稍微靠近他的乳头便马上离开。敏感的神经末梢和迫切的需求感让张诺不住挺起胸膛,乳头微微地坚挺起来。

    见到弟弟的动作,张傲雪脚上微微用劲,让丝袜更加大力地刺激小诺的皮肤,口中柔柔道:「小诺,你好像很需要哦,想要什幺?快给姐姐说,姐姐会帮助你的哟!」

    「我。。。。姐姐。。。。我要。。。。要你摸摸我胸脯上的两个小肉丁。」张诺不敢相信自己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身体的反应让他不由自主地喊了出来。他不禁羞愧地闭上了眼睛,而嘴上依旧舒服地吮吸着姐姐穿着丝袜的玉足。

    张傲雪得意一笑,看着弟弟小脸红扑扑的,煞是可爱,她的身体也开始有些燥热,指尖渐渐触摸到小诺敏感的乳头上。傲雪先是用指甲轻轻来回刮着弟弟坚硬的乳头,频率时快时慢;随后便开始用手指揉捏起来,慢慢搓动。在傲雪的耳畔,小诺的呻吟越来越大:「嗯哦。。。。疼。。。。噢。。。。姐姐。。。。好舒服。。。。唔。。。。。」他的乳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大,最后竟然有如一个成熟的黄豆一般。

    「多幺敏感的小肉丁啊!」张傲雪感慨了一声,手上的动作却越来越用力。她现在已经不是揉弄弟弟的乳头了,而是用劲拧捏,还不时高高拉起。伴随着傲雪的动作,小诺的声音也起伏不已,终于大叫起来:「啊。。。。姐姐。。。。好痛。。。。用力捏我的小肉丁。。。。嗯啊。。。。把我的小肉丁扯掉!噢。。。。。太舒服了。。。。。姐姐。。。。我爱你!用力!噢唔。。。。。啊。。。。。」

    「好了,可以给你上夹子了。」张傲雪微微一笑,从皮包里拿了两个乳头夹固定在弟弟的乳头上。

    「噢。。。。疼。。。。。啊。。。。。太舒服了!」夹上了乳头夹的小诺欢愉地大叫。

    张傲雪的转过身子,一根笔直挺立的短细阴茎伫立在她眼前。「噢。。。。嘻嘻。。。。好一个淫乱的弟弟哟。。。。。乳头都被我蹂躏得变形了还这幺快乐。嗯。。。。。这根小鸡鸡很坏哦,在向外吐口水哟!」只见小诺幼小得阴茎上已经挂满了透明黏稠的液体,不时有一些黏液顺着阴茎流到他稀疏捲起的阴毛上。

    「小诺,以前有没有手淫过呀?」张傲雪的手指在弟弟阴囊附近环绕刮擦着。

    张诺奇怪地问道:「什幺是手淫?」

    「你不知道?嗯,姐姐真是喜欢你哟。。。。可爱的弟弟。。。。今天一定要让你舒服哦!」张傲雪心内一阵激荡,不禁用柔若无骨的玉手握住小诺短小的肉棒,轻柔地上下搓动他阴茎的包皮,微微地从樱桃小嘴中探出玉舌,去挖弄龟头上的小孔,只觉得从弟弟马眼里流出来的润滑液有一种鲜甜的味道。接着,张傲雪又伸出粉红的舌尖去舔舐小诺龟头与包皮之间的环沟,这个看似美丽而高雅的少女,竟然还主动地去捧着下面的肉袋,让那两颗睪丸在柔软的手中滚动。

    一时间,张诺觉得下体舒服得想要喷薄出一些热流。但是张傲雪暂时还不想让弟弟射精,立刻出手压在了弟弟的「止精穴」上,随后将张诺的小肉棒整支含进嘴里。只见她缩紧面颊、摆动头部,让弟弟的阴茎在艳红的唇里进出,彷彿是街边廉价的妓女,哪有一丝教师的气质!

    在这样一番调弄后,张诺的龟头已经沾满了姐姐的口水和透明的黏液。

    「噢。。。。姐姐。。。。。唔唔。。。。。我。。。。。我想。。。。。噢。。。。。我想要尿尿。。。。。噢唔。。。。。」张诺明显感觉到下体的紧张刺激,身体的肌肉霎时绷紧,用力搂住了姐姐的丝袜美腿,一口咬住了张傲雪的玉足,拚命吮吸,彷彿要把她脚上的超薄丝袜吞进肚子里。

    张傲雪见状,心痒难耐,下身已经是一片濡湿,阴道里传出阵阵的空虚和灼热。她可以感觉到小诺阴茎的脉动越发迅速,于是卖力添舐着弟弟的龟头和马眼:「噢。。。。小诺,尿吧。。。。唔噢。。。。。嗯嗯,尿在姐姐的嘴里!姐姐最爱你火热的精液!噢。。。。」

    经过如此大的刺激,张诺再也无法忍受,喉头大声嘶喉:「噢唔。。。。姐姐。。。。。我爱你!我真的爱你。。。。啊喔。。。。。噢。。。。我。。。。。唔唔唔。。。。。我要尿。。。。尿尿了!噢。。。。。来了。。。。啊啊。。。。。。」他可以感觉到一股热流从大腿的根部快速凝聚,在一瞬间猛然冲击着自己的尿道。这次的尿尿似乎不同以往,张诺只觉得尿道被一种极为粘稠的液体摩擦,舒服无比,而且那液体非常多,急急地喷出了了他的尿道口。

    张傲雪的嘴唇已经发觉了弟弟龟头下方尿道的激烈震动,她知道,弟弟的第一次射精就要来了。傲雪连忙含紧小诺的龟头,停止所有的挑逗,尽力吮吸着他的马眼。很快,一股股浓稠鲜甜的童子精有力地激射在张傲雪的嘴里。虽然她极快的吞嚥,但是如此之多的精液还是撑开了她的樱桃小口,一丝丝的流了出来。

    张诺的第一次射精足足维持了一分钟,大量的精液挂在张傲雪的红唇和雪白的下巴上,看上去极为淫蕩。

    「嗯。。。。诺诺的精液味道真好吃。。。。姐姐很喜欢哟!」张傲雪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将嘴角和下巴挂着的精液一点捞起,再又吃进嘴里。

    射精后的张诺抽搐了几下,瘫在床上,呆呆地看着自己姐姐。他想不出,平日里为人师表、高雅端庄的姐姐在此刻怎幺像电视里最淫蕩、下贱的妓女。

    张傲雪抽回自己的丝袜美腿,让弟弟休息了几分钟,毕竟张诺还小,体力并不充沛,张傲雪也不想这幺就玩完自己的弟弟。

    片刻之后,她轻轻摸了摸自己被小诺口水浸透的丝袜,用手指抹了一把,放进了自己的嘴里品嚐着弟弟的唾液:「噢唔。。。。很不错的味道。。。。。嗯。。。。还混合了我脚上的香味和我高跟鞋的皮革味。。。。。噢。。。。。真是让我忍不住!」张傲雪媚眼里光波流转,淫笑着解开了张诺身上的丝袜束缚。

    「小诺,现在姐姐可要加大惩罚的力度咯。」张傲雪坏笑地拉起了张诺:「好了!现在你来看看姐姐最漂亮的地方,但你只准看喔!不许动手动脚的!」说着,她脱下了套裙,露出内里的风景。傲雪里面没有穿内裤,丝袜也只是长筒丝袜,并非连裤丝袜,她的下体毫无保留的显露出来。

    张诺点点头,忽闪着好奇的大眼睛靠近了姐姐的身体。张傲雪把她那条还穿着丝袜的美腿架起到弟弟的肩上。这时,小诺闻到有一股和姐姐玉足上一样的茉莉花味道传入他的鼻子,不禁用嘴亲了亲姐姐裹着黑色丝袜的小腿,然后俯下身体,凑到她的下阴部。

    「看清楚些了幺?」张傲雪把手放在自己的丝袜美腿上摩娑着,感受丝袜带来的快感。

    「嗯。」张诺喉头咕动,咽吞一下口水,将头伸向姐姐的跨间,灼热的气息不停由鼻孔喷出。张傲雪鼓出的阴部像是完全熟透了的蜜桃,可爱的粉红阴脣清晰可见。「咦。。。。这个是什幺?」小诺奇怪看着姐姐尿道上方一个微微颤动的小肉芽。他大感怪异,不禁手指轻轻抓住抖颤的肉芽。

    「啊。。。。。噢!」张傲雪喉际流露一声娇喘,好像被过了电一样,套着丝袜的玉足用力勾起一个优美的弧度。「喔。。。。呼呼。。。。别。。。。噢啊。。。。那是姐姐的阴蒂,哎唷。。。。嗯噢。。。。你。。。。小诺。。。。不要用手乱碰,只许用眼睛看!」她没有想到,本来应该是被自己玩弄的弟弟,在无意间竟然转变成玩弄自己身体的人。这样角色倒置的感觉很快就激起她的性慾,将张傲雪变态的嗜好诱发出来,她似乎渐渐爱上了被弟弟无知状态下玩弄的感觉。

    「对不起,姐姐,我。。。。我不是故意的」小诺这个未经世事的小孩,闻言马上离开手中碰触的东西。「姐姐!左右这两片垂下来的粉红色肉片,又是什幺东西呢?好多皱褶啊!」

    「唔。。。。那是我的大阴唇。。。。啊。。。。。小诺。。。。你。。。。你又。。。。不要乱摸呀。。。。。喔啊。。。。。」张傲雪无法解释,自己本该冷漠的身体可以在几个男十数个小时的挑逗下没有任何感觉,但是为什幺在一个仅仅十三岁的小男孩触摸下就有了感觉,尤其那还是自己的亲弟弟,莫非自己是一个喜爱可爱小男生的女人?「啊。。。。啊。。。。难过死了。。。。。小诺。。。不要。。。。。」

    「姐姐,这个叫什幺?」对于姐姐的身体,张诺每样都要用手指确定感觉,才发出质问。这也让张傲雪觉得有些无奈,屁股常常不由自主地摇动:「那。。。那是小阴唇,你到底好了没?」呼吸越来越急促,傲雪如小孩般娇啼着,面若桃花,妖艳如春。

    「姐姐!这个小洞是作什幺用的?」张诺说着,又将手指伸到姐姐一个细小的洞口,小心拨弄着。

    「啊。。。。。喔啊。。。。噢。。。。。」张傲雪的身体大力扭动了一下:「这是尿道孔!」

    「就是尿液出来的地方吗?」

    张傲雪被弟弟弄得吐气如兰,面红耳赤的:「对。。。。对啦!你别乱摸。。。。喂!小诺,乖,别玩。。。。」

    「耶,姐姐这里有个粉红色的小穴哩,好湿啊!这是干什幺的呀?」

    「啊。。。。那里。。。。不行,手指不能碰。。。。那是阴道。。。。啊。。。。生小孩的洞穴,不要乱摸。。。。哎唷。。。。唔唔。。。。你,你快把手指快拨出来!」张傲雪腰部一阵乱摇,娇美的脸庞忽青忽红,裹着丝袜的两腿不断颤抖,一股淡色的液体缓缓洩出。

    张诺见状,惊叫起来:「喔!生小孩的洞,那小孩子怎样在你的小洞生下的?啊,姐姐,你下面流出了什幺呀,好粘哦!」

    「都是你不好啦,啊。。。。啊。。。。啊!」她重重喘息了几声继续说:「那要男人的精子通过阴道,进入子宫结合我们女人的卵子才可以生下小孩。。。。。噢喔。。。。。」

    「那男人的精子是怎样进入你的阴道的?」小诺用手指拔了一下姐姐的阴道口。

    「哎哟。。。。不要,啊。。。。小诺。。。啊。。。。那是男人的……男人的阴茎插入我的阴道,然后在里面射精才有。。。。小孩。。。。。啊!」张傲雪的脸越来越红,不停娇喘着,下体不住扭动着,而上身却无力地躺下,双手用力揪起腿上的丝袜搓揉着,那条美腿紧紧则地勾住了弟弟的脖颈。

    「男人的阴茎就是我下面的小鸡鸡幺?」张诺摸了摸了自己的下体,好奇地问道「姐姐,我的小鸡鸡胀得很大,你的小洞洞好小哦,会进得去幺?」

    「嗯嗯。。。。啊。。。。。啊。。。。你不要再问了,当然是进得去的!噢喔。。。。。」

    「真奇怪啊!」张诺笑声嘟哝着,看看姐姐的阴道小小的,而他自己的阴茎现在已经莫名其妙地涨到了将近三根手指那幺粗,真是有点想不明白。

    「你完全了解了没有?嗯。。。。嗯。。。。。」

    张诺看着姐姐的红胀而湿润的下体,发出一声惊叫道:「姐姐!你变得好奇怪哩!」

    「什幺?唔唔。。。。噢。。。。我有什幺好奇怪的?」张傲雪正陷入一种被人调动情慾的时候,好不容易才挤出声音。

    「你生小孩的洞穴有好多水流出来哩!比刚才的黏液还要多,呀!流到你的屁眼里去了。姐姐,你到底怎幺了?」

    张傲雪极力抑止住身体的感觉,闷声叫了出来:「呼呼。。。。小诺。。。。都是你不好啦,害得姐姐这样。。。。喔。。。。啊。。。。。都是你乱摸啦……我才会变成这样子!」

    「我只是用手指碰一下就会这样吗?」小诺又将手指搔了下张傲雪的阴道口,然后将阴唇向外翻出露着阴道内壁:「这是什幺,粉红色的,很嫩很嫩的,呀,有水从这儿出来了。好奇怪,姐姐你的屁股都湿了耶!」

    顿时,张傲雪再耶压抑不住身体的反应,不禁挺起腰桿,穿着丝袜的双腿绷直,绕过弟弟张诺脑袋的玉足相互搓摩起来,充分感受着丝袜摩擦带来的特殊快感。只见她不但娇啼连连,而且整个人好像有一些晕眩了,陷入轻微的昏迷状态。「嗯啊。。。。不要再搞了!小坏蛋。。。。。我。。。。我快要不行了。。。。啊啊啊。。。。放手,好坏啊,弟弟。今天。。。今天。。。。给你。。。。你看。。。。看姐姐最漂亮的地方就。。。。到。。。。。啊。。。。。啊。。。。到此为止吧!噢唔。。。。喔。。。。」

    张傲雪努力想坐起,她不能一直这样让弟弟玩弄,自己高贵的身体和罕有的高潮不可以就如此轻易地落在全然天真无知的一个小男孩的手上。可是傲雪裸露的性器被她弟弟用手指乱碰乱挖,那刚想压制的情慾又被推往亢奋的欲潮。她将穿着超薄丝袜的迷人粉腿从张诺的肩上放下,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不停喘着气。

    过了一会儿,多年苦修的力量显示出来,张傲雪终于成功抑制住了爆发的情慾,心头立刻清明起来,伸手推开了弟弟的双手,摸了摸她自己的阴部,感到都是她流出的水,不禁眉头一皱道:「小诺,你刚才真是太过分了。说好只能看看的,而你不但摸我,而且撒野用手指捅到我的阴道里,真太过分了!」

    张诺的眼睛还是没有离开姐姐的阴户,不解地说道:」姐姐,你很痛幺?刚才你一直都是在呻吟着啊,现在你的阴唇都很红肿了!」

    「什幺呀!你这个小鬼!现在姐姐要好好地惩罚你了!」张傲雪彷彿有些气恼地将那双黑色丝袜包裹着的玉腿放在弟弟的下体,用脚趾拔动着他的阴茎。顿时,小诺本就坚硬的阴茎挺起顶住了姐姐的玉脚,而身为姐姐的傲雪也立刻将玉趾轻轻地磨擦着弟弟的小龟头,不时隔着丝袜夹住他那并不粗大的阴茎。

    那种丝袜摩擦的粗糙感混合着张傲雪脚趾肉肉的质感,不多久张诺就感到小腹一热,身子不由猛烈哆嗦起来。只见他阴茎一抖,龟头前端的马眼大开,一股白色浓稠的精液狠狠射到了张傲雪穿着黑色丝袜的玉足上,使得性感的丝袜一片粘糊,那黑色的超薄丝袜配上白色的精液,以及隐隐可见玉足的肉色,很快就让张诺本来迅速疲软的阴茎再次竖立起来。

    「噢。。。。真是一个不乖的弟弟哦!你看看,你的小鸡鸡又变得硬梆梆了!」张傲雪调笑地伸手在弟弟的小阴茎上弹了弹。

    张诺闻言害羞地低下了头。

    「那幺。。。。现在,姐姐要继续惩罚你咯!」张傲雪心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从皮包里拿出了一条肉色的天鹅绒丝袜,仔细地在弟弟的脖子缠绕起来,最后打了一个结。绕在张诺脖子上的丝袜像领带一样垂在他胸口,张傲雪知道,只要自己用力拉紧这条丝袜,弟弟张诺的脖子就会牢牢勒住。

    张诺好奇地抚摸着自己胸口的丝袜,忽然,张傲雪说道:「过来,小诺,到姐姐的身上,姐姐教你怎幺取悦女人。」说完,她脱下了衬衫和裙子,只留下双腿的黑色丝袜,在那上面还残留着张诺刚才射出的白色精液。「来吧,小诺,先来感受一下姐姐的乳房!」张傲雪拉过弟弟到自己身上。

    被姐姐一拉,张诺的身子倒在了张傲雪白皙而娇美的身躯上。他的双手不住去搓揉姐姐雪白鼓胀的胸部,张傲雪用她那对杏眼向弟弟投去了鼓励的目光,张诺只觉得双手上的乳房又嫩又大,中间的乳头由小小的粉红肉丁逐渐开始变成紫色的大葡萄。眼见这样美妙而敏感的乳房,张诺不由用力捏了捏姐姐的乳头,甚至还低头咬了起来。这一举动让张傲雪全身一阵乱颤,如蕩妇一般呻吟道:「啊。。。。好舒服。。。。嗯唔。。。。小诺。。。。喔。。。。用力咬。。。。姐姐爱你!我快受不了。。。。噢。。。。就是这样。。。。天啊。。。。我的奶子好胀。。。。小诺用力挤,咬烂姐姐的奶头吧!喔噢。。。。唔啊。。。。。啊。。。。」

    听到姐姐说出这样淫靡下流的语言,张诺越发用劲地揉捏姐姐的乳房,那对嫩白的乳房在他的刺激下已经涨大的有如皮球大小,而她的乳头则在张诺牙齿的啃咬和拉扯下渗出点点的奶水。

    「噢。。。。姐姐流出奶水了!」张诺见状,身体里四处都开始奔涌起一股热流。

    「喔。。。。。嗯啊。。。。。。去。。。。。小诺。。。。。去姐姐那最漂亮的地方。。。。。喔啊。。。。姐姐那里好空虚!乖弟弟。。。。快去。。。。噢。。。。。」张傲雪娇喘连连,双颊绯红,一把将弟弟的脑袋推到自己的下体,而自己则忘情地搓揉起那胀得硕大的乳房。

    张诺依依不捨地离开了姐姐的乳房,转目见到她的阴户大开,整个阴部因为充血而红肿,阴唇好似成熟的鲍鱼一样,内里汩汩地流出清亮的液体。他心中像被猫抓挠了一样,一头埋进了姐姐的下体。张傲雪的阴毛比较短,也不是很密,两片红色的大阴唇上面湿淋淋的。小诺拔开她的两片大阴唇用舌尖舔弄阴道口和上面因为充血而肿胀得有半截小拇指大小的阴蒂。他每吸舔一下阴蒂,张傲雪的身体就会颤动一下。张诺大感刺激,不禁张口咬住了姐姐的阴蒂,不停地啃啮,甚至高高拉扯起来。

    被这般玩弄的张傲雪好像被强大的电流打击一般,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不住颤动,套着丝袜的玉足趾尖用力翘起,嘴里发出的呻吟也越发高昂:「噢。。。。小诺。。。。。用力舔。。。。。嗷唔。。。。。真舒服。。。。。咬下姐姐淫蕩的小肉芽!用力咬。。。。。噢。。。。扯掉它,把它从我身体里扯掉!啊啊。。。。咬紧!就是这样。。。。爽死我了。。。。。喔啊啊。。。。。。」她阴道不由自主地大量涌出微微带着白色的稠腻汁液,顺着股沟流满进了屁眼。

    张诺空闲的手指又慢慢摸索进姐姐淫水氾滥的阴道中,先是一根手指来回抽插,但是他很快发觉,姐姐的阴道似乎正在扩大,于是他渐渐伸进三根手指。腾然,他的手指感觉到姐姐阴道里彷彿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内里的肉壁在不停收缩。

    「啊。。。。喔嗯。。。。。我最爱的弟弟。。。。。嗯啊,姐姐受不了啦。。。。嗯啊。。。。。姐姐的阴道。。。。噢。。。。。姐姐的阴道。。。。好。。。。好空虚。。。。。啊啊。。。。姐姐要。。。。要。。。。。噢。。。。。。啊。。。。。姐姐要你的肉棒。。。。。喔啊。。。。。我要。。。。。嗯啊啊啊。。。。要你操烂姐姐的。。。。。噢。。。。。操烂姐姐淫蕩的骚穴吧!啊。。。。噢啊。。。。。」张傲雪放开了心神,全力投入了情慾的海洋,敏感的身体再也受不起弟弟这样无心造成的刺激,一脚跨过弟弟的身体。面对这位张诺毫无经验性交的小处男,一切局面都要在她的掌控下,所以张傲雪採取在上面的姿势。

    现在的张傲雪面对着弟弟张诺,呈蹲马步的姿态,张诺从姐姐的两腿之中看过去,那张大的两片阴唇上正不停滴落着淫水。

    张傲雪手握住弟弟的阴茎,来回套弄动,以免那幼小的肉棒又在这个关头疲软下来。感觉到他的阴茎已经完全勃硬,张傲雪深深吸了一口气,随后摒住呼吸,缩紧肛门四周的肌肉,来迎接这根令自己几乎疯狂的阴茎。缓缓的,她先用一只手移动龟头到自己阴唇边缘,随手涂抹着上面的淫水。接着,她另一只手把自己勃起的阴蒂上的包皮推开,再将龟头移到这里,引导着张诺的龟头上的马眼去抚动她自己的阴蒂龟头。

    张诺被这样一刺激,浑身战抖起来,敏感的龟头和马眼传来的感觉,彷彿自己的阴茎在和另外一根小阴茎对磨。

    张傲雪就这样样一直拨动着。过了一会儿,她的阴道开始一开一合,傲雪知道现在正是时候,于是拉着龟头卡在阴道口,顺着阴茎勃起的角度,往下坐。

    张诺看到这种情形,简直不敢相信,姐姐竟然坐下去,而张诺的阴茎就这幺插进她的身体。「姐姐那里的小洞洞很深幺吗?」张诺有些怀疑,于是伸手去试探交接的地方,姐姐的那里非常的湿,且有许多扭曲的肉纠结在一起,张诺确定阴茎进去的地方不是肛门,那是阴道幺正当张诺在思时,一股酥麻的感觉从张诺的龟头传来,他的龟头正被张傲雪阴道四周温暖而湿濡的肉壁紧紧包住。虽然他只有阴茎被完完全全的包住,事实上张诺却像全身被包住般全身无力。

    这个时候,张诺的阴茎顶到一个稍微硬的东西,就无法再前进了。只见张傲雪也向前向下趴在他身上,紧紧抱住张诺。傲雪的头斜靠在弟弟的脸颊,张诺可以听到一阵一阵低沉喘息声从姐姐的口中和鼻腔那边传过来:「噢。。。。。就是这样。。。。。这样充实,这样灼热。。。。。唔啊。。。。。啊。。。。。啊噢。。。。啊。。。。。呃噢。。。。。啊!姐姐真爱你的小鸡鸡。。。。好厉害。。。。噢唔。。。。你的小鸡鸡让姐姐好舒服。。。。噢。。。。我要好好地操你。。。。。小诺。。。。姐姐要操死你。。。。。嗷唔。。。。啊!啊!啊!」

    张诺被姐姐下流的语言所感染,小肉棒不停地滑动在张傲雪的身体里,好几次试图在阴茎上发力来移动阴茎,然而每次他一用力,阴茎就受到来自姐姐肉壁各方的压缩,接着就有一阵一阵快感从阴茎传到大脑,到最后渐渐的四肢无力,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阴茎,然后一阵几近虚脱的感觉伴随着解脱,终于从阴茎爆发出来。一股不可压抑的热流从阴茎内部冲了出来。

    这个时候,张傲雪依旧趴在张诺身上,她的下体正享受着胀实的感觉,当她正想扭动屁股体验阴蒂在弟弟耻骨磨擦的感觉时,忽然发觉内阴道热热的,再一看弟弟脸上的神态,立刻明白了,张诺又一次射精了!

    肿大的阴蒂已经开始摩擦在张诺的耻骨,张傲雪的性慾正在快步的昇华,她绝对不会容许弟弟的阴茎就这样疲软下去。她抓起早已準备好的一只高跟鞋,不顾一切的把那十公分左右的鞋根塞进了弟弟的屁眼,然后来回抽插。

    「啊!」张诺猛然被这种强行塞入的感觉刺痛了,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出来:「啊。。。。好痛啊。。。。姐姐。。。。。不要。。。。。呜呜呜。。。。。好痛啊!」

    「哭什幺!没用的东西!噢啊。。。。。嗯哼。。。。。啊。。。。。」弟弟的眼泪和痛苦的表情激发了张傲雪变态的慾望,她一边晃动着腰身,一边毫不怜惜地把另一只高跟鞋塞进弟弟嘴里:「去。。。。噢。。。。去吃姐姐的高跟鞋!唔噢。。。。啊。。。。啊。。。。鞋子里有姐姐脚上的味道哦!」

    张诺舔了舔嘴里姐姐的高跟鞋,他可以闻到姐姐的玉足和皮革混合的味道。小诺不禁一手捧起姐姐黑色的高跟鞋,大口舔咬着;另一只手来回摩娑在姐姐的大腿的丝袜上,不时揪起张傲雪黑色的丝袜,再放手,倾听丝袜和姐姐玉腿皮肤发出的「啪啪」声。没多久,他已经开始发觉肛门内传来的痛感都渐渐转化成一种异样的快感,自己好像是一个被人强姦的小女孩,括约肌不断被姐姐高跟鞋的鞋根冲击,快感越发强烈,而一只夹再乳头的夹子也似乎越发的紧了,张诺禁不住像个女孩一样浪叫起来:「姐姐。。。。操死我。。。。噢唔。。。。。啊。。。。我的肛门好疼。。。。。噢。。。。。又好舒服。。。。姐姐,用力地操我吧。。。。啊。。。。啊。。。。。」

    「啊!啊!啊。。。。你真是一个下贱。。。。变态的男孩!噢。。。。啊。。。。。姐姐一定要操死你。。。。呼呼。。。。唔。。。。好舒服。。。。。这样小的鸡巴都能让我这般舒服。。。。噢。。。。啊!」张傲雪的身体晃动的更加厉害,硕大的乳房来回摆动,一丝丝乳白的奶水顺着乳峰流向她的小腹。她那原本娇美白皙的面庞血气翻腾,此刻涨红得像熟透得苹果一般,显露着蕩妇才有的陶醉与迷离。

    张诺看着姐姐放蕩的神情,再加上身体强烈的刺激,毫无经验的他又一次产生了射精的快感,整个大脑都开始轻度昏迷起来。

    「你。。。。又射精了!」张傲雪气恼地吼了起来。她现在的身体正需要痛快的发洩,怎幺可以容忍弟弟的阴茎就这样疲软下去。「啊。。。。不行!你给我硬起来!啊。。。。。」可是不管她怎幺用鞋根抽插刺激弟弟,张诺那根到达过几次高潮的幼小阴茎都无法制止地疲软下去。

    张傲雪的脸因为愤怒和高涨的性慾而变得更加通红起来,阴道内渴求的感觉令她脑袋里只有一个念头--需要一根坚硬的肉棒,需要一个激烈无比的高潮。她发狂似的高声尖叫起来:「你。。。。噢。。。。该死的小诺!我绝对不会就这样放过你!哦喔。。。。。我要操死你!狠狠地操死你!操死你。。。。操死你啊!啊。。。。。」她一边激烈地把阴蒂摩擦在弟弟的耻骨上,一边伸手拉紧了勒在张诺脖子上的那条丝袜。

    那条天鹅绒的丝袜霎时如同水蛇绞紧了张诺瘦弱的脖颈,很快便令他感到一阵窒息。此时张诺的眼前一片漆黑,身体不住挣扎反抗,但却被姐姐张傲雪死死压在身下。而张傲雪也在弟弟的奋力挣扎中获取了极大的快慰。

    张诺肺部的氧气逐渐减少,全身都开始僵硬起来,尤其是他的阴茎,似乎所有的血液都集中在那里,本来疲软的阴茎再次雄赳赳地昂起头来,并且慢慢地涨大。张傲雪不停的勒紧勒弟弟脖子上缠绕的丝袜,她能感觉到,小诺的阴茎随着自己越发用力勒紧丝袜而更加坚硬涨大,火热的阴户彷彿有一根不停变大的铁棒,竟然隐隐触及到了自己子宫。

    张傲雪的神经被这强硬坚挺的阴茎刺激地完全崩溃,放声发出淫蕩的叫喊:「啊唔。。。。啊!啊!好硬的鸡巴。。。。啊。。。。操死了。。。。。姐姐被你操的发疯了!噢啊。。。。。还在发硬变大。。。。好棒。。。。。弟弟。。。。你操死姐姐了。。。。。啊。。。。我。。。。。噢。。。。我也要操死你。。。。。啊!啊!操死你啊。。。。。啊!」她的阴蒂不顾一切地挤压、摩擦在弟弟的耻骨上,腰肢疯狂前后摆动,速度越来越快。

    这时候的张诺双手只能胡乱在姐姐的大腿上撕扯着那双黑色的长筒丝袜,肺部的终于氧气耗尽,他翻了翻白眼,仰头倒在床上,再也无法起来。

    「操死你。。。。啊。。。。我要操的你永不超生!啊。。。。操。。。。操死。。。。。啊!我也被你操死了。。。。。小诺。。。。你也把姐姐操死了。。。。。啊。。。。。姐姐要飞了!噢唔。。。。。唔唔嗯。。。。啊。。。。。姐姐的骚穴好痛快!啊。。。。」张傲雪毫乳房本是缓缓流出的奶水,现在已经变成了喷射的状态。她不理会弟弟现在的状态,彻底陷入高潮来临前的半昏迷状态:「啊。。。。要来了。。。。我的骚穴都被弟弟插烂了。。。。。操死我吧。。。。。啊。。。。。来了,来了。。。。我要丢了。。。。。啊!啊!啊!啊。。。。。」她猛地摇动全身,所有的肌肉都像被高压电流打了一般抽搐起来,用劲俯身抱住弟弟小诺逐渐冰冷的尸体。在傲雪下体与弟弟阴茎交合的地方,大量乳白色的阴精淫水像洪水一般冲开两边的阴唇,汩汩流了出来。

    「哼哼。。。。很好啊,非常精彩!」一个冰冷的声音把张傲雪从高潮的虚脱中惊醒。

    她缓缓睁开眼,发觉自己依旧身在关芷琳的密室里,下身那一股股乳白色的阴精淫水流淌在密室铺设的猩红地毯上,极为明显。「你们。。。。唔,呼呼。。。。你们太卑鄙。。。。太卑鄙了!」张傲雪大口喘着粗气。她的下身肉色紧身薄纱裤的裆部完全被那些阴精淫水所浸湿,清晰可见充血的阴户红肿地张开,勃硬的阴蒂胀好像要撑破这条薄纱裤一般。在傲雪的臀部和阴部的外围,处处是乳白的阴精淫水,一滩滩的流遍下体,如同泼了一大碗牛奶似的。

    关芷琳轻轻鼓掌道:「仅仅是一个回忆就让你到达了一次高潮,看来『光明神教』的候选圣女也不怎幺样嘛。」

    「你们太卑鄙了!」张傲雪的身体在自己苦修出的力量支持下,迅速恢复了常态,再次摆出平日的冷傲道:「你们不过是投机取巧而已,使用了超自然的力量!哼。。。。一群言而无信的小人!」

    「嘻嘻。。。。」关芷琳并不在意张傲雪的辱骂,慢慢靠近道:「我说了,刚才只是热身哦,热身嘛。。。。嗯,就不算你的时间吧,如何?」

    张傲雪冷哼一声,算是接受了对方的建议。

    「那幺,接下来游戏便正式开始咯。」关芷琳见张傲雪没有意见,于是看了看黄玉蓉道:「计时吧,我们从手淫开始。」话毕,她和叶栀萍大步走到了张傲雪的身边。

    只见张傲雪冷冷地看着关芷琳道:「真是愚蠢!我怎幺可能会被你们手淫刺激到高潮!太可笑了,哈哈哈。。。。你们再怎幺刺激我的身体,我都不会高潮的!我会让你们看见光明神的子民最坚定的身心!」

 牢记此站,不怕找不到x站 日本特黄特色大片免费视频,日本一级特黄大片,黄色电影免费片,日本大片视频在线观看 (防屏蔽网站)
电脑版|手机版